邯郸武安新闻>>魅力武安

没口峪,邂逅那一地清凉

2018-06-08 10:06:34 来源:新武安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“春风十里,不如恰好遇见你。”我很有幸,在最合适的时间地点遇上,遇上没口峪那一地的清凉。最幸福的感觉是:不早不晚,正好遇见。

夏至未至,出行那天,天气格外的热。上午九点的空气里已弥漫着一股燥热。天气预报说今天39度,正午两点局部气温可达40度。蜷缩在车座上,数着因气温渐高而隐隐加速的心跳,恍惚间已进山里。

层次深浅不一的“绿浪”随着连绵的群山向我们涌来,在蓝天的映衬下,墨意国画般在光线的折射里晕染变幻。路的前方,一个神秘的小山村在隐隐地召唤着我。没口峪,据说那个没有口的小山村,没人带路你一定找不到它。

好奇在心底蔓延。

提到没口峪,必定会提到一个人,汉世祖光武皇帝—刘秀。今天,我们头顶酷热爬山的第一站遇虎岭,就与刘秀密切相关。传说当年刘秀被王莽追杀,逃到此岭中。本已相当狼狈,饥饿过度几近昏迷。半睡半醒之际,追兵已至,此时草丛中忽然窜出一只六尺多长的大老虎!前有悬崖,后有追兵,身旁还有一只虎视眈眈的老虎。刘秀长叹一声,心想:宁可跳崖也绝不被俘。他纵身迈腿起跳,没成想老虎一下窜到他的胯下,他正好跳上虎背,老虎背起刘秀一口气跑到了三里多地以外的山顶上,也就是后来的“皇帝垴”。蒙上神话色彩的传说,更增添了村庄的神秘感。

遇虎岭不算高,我趁着冲劲一鼓作气爬上山顶,累得眼冒金星气喘吁吁。烈日炙烤的山上,任何可遮阴的绿意都显得格外美好,何况毫无躲藏的山岭之上突兀起几棵特殊的叫做木了树的大树来。于是,深一脚浅一脚狂奔至树下,好一派清爽。借一树凉意,小憩,这时,山里特有的云影山色,树荫野花,迅速点燃了大家的兴致,再加上村支书那生动有趣的故事和传说,大家听得是津津有味,一时忘了炎热。

背靠大树好乘凉,树下洒满绿荫的小路弯弯曲曲,唯美得很,像极了电影里的特写镜头一般,闭上眼,耳畔清风微抚,一时忘乎所以。抬头,浓密的树冠把树下遮个严实,石板小道一直向远处延伸。文联刘主席说,这种树方言叫木了树,书面语叫黄连木,它全身是宝,叶子能当菜吃,树干可烧柴火,果实榨油,灾荒年月没吃没喝,救了很多人的命呢。这让人沉醉的荫凉,这蛊惑人心的绿意,再加上久远生动的故事传说,美丽又神秘。

风景往往因人而生动,听着口口相传留下的故事,抬眼望向苍茫青翠的远山,大美之中还承载着如此久远的传说和曾经让人难忘的苦难过往,时至今日,刘秀的痕迹已然日渐渺远,人迹罕至。但这一刻,我们却正沿着他曾经走过的路,一点点追忆,一点点搜寻,再一点点继续传承下去。

下山,进村。找墨镜戴帽子的功夫,一不留神,大队人马已不见!

这“没口”的坑,终究还是被我没意识地跳进了。多么好奇的感脚啊!他们峪里寻古去了,剩下我在峪外徘徊。我东瞅瞅,我西望望,入口它在哪里藏?突然想起一首歌的几句歌词:

这边的苞米它已结穗

微风轻吹起热浪

我东瞅瞅西望望

……

找得我是好心忙

节奏明快,朗朗上口,很是符合现在的我,便不由自主地哼起曲子来,脚步轻快心花怒放,这是幸福的找。左顾右盼侧耳细听,企图自己寻踪归队。很奇妙,很好奇,很诱人,甚至我想再为难下自己吧,让我慢一点发现。

想起昨晚看的资料:据《杜氏家谱》记载,始祖杜金会在明初洪武年间由山西洪洞县迁入河北省武安县境内,在距县城西南六十里的深山区择地安家,居住地坐落在山凹之中,远看山峦叠嶂,林荫蔽日,百果飘香,见山谷而不见山谷之口,故称其地为没口峪,后成其村名。

恍惚间,闺密于转角露头喊我。嚯!急忙尾随其后,只一个十来步远的拐弯儿,便是另一番天地。村里主道左侧,两个台阶上去,便是一个弧形的水泥通道,可走小轿车那么宽,两侧是民居。两侧院里院外全是树,高低错落,把入口处遮个严严实实!遮住的还有峪口外那翻卷的热浪。也真的好生让人奇怪,几步之遥,完全是两个世界,温度相差十几度。

有时候,你不得不感叹先人的智慧。比如,石头房。就地取材的石头经过削凿等简单加工,再加上麦秸和粘土混合的泥土,垒砌盖成的房子,冬暖夏凉,经济实惠,温馨宜居。没口峪就是这样,整个一石头村,从房屋到门楼到牌坊到街道,从水池到猪舍到厕所到磨坊,满眼全是石头,就着地势顺着心意而建,不讲究不浮夸,妥贴又踏实。石头散热,水泥吸热,钢筋水泥的大街热浪扑面,这石头老街的清凉只有亲自来坐过,你才懂,坐在门口的石礅上竟不想起身了。

比如,房前屋后的树。千百年来,人与树有着不解之缘。有树的地方可以没有人,但有人的地方一定有树。山里的门前屋后,田头路边,只要有块空地,总要栽上几棵树,春看花秋品果,即使无果可吃,后辈儿孙也能在大树底下乘凉。没口峪就是如此,房前屋后,遍地绿荫。各种桃、梨、杏等果树,还有梧桐、椿树等,最多的就数槐树了。这里的槐树年代久远,庞大的树冠,遮了烈日,挡了酷热。尤其是村子正中央那个古老的大槐树,两人合抱有余,绿意盎然长势葱茏,生机勃勃巍然挺立,整个树冠把村子中央团团层层遮住,它就像一把保护伞,遮风挡雨纳凉,把村里的人们稳稳地护在自己的怀里。

比如,那一股清泉。从没口峪村口拐进来,道路和房屋都顺着地势渐渐升高,依山势层次错落。村南,自村后有一股小河顺着村中间低洼地带流下。干旱季节,几近断流,但在老槐树下方,人工砌成的小坑,把流下来的河水储存了起来,形成一个小小的池塘。可以想象不旱的年份,小河叮咚作响,欢快流淌,树荫下小河边的人们茶余饭后嬉戏打闹……

走进没口峪,这个远离小城的偏远净地,就像是进行了一场与烈日、热浪、浓荫、石头的一次原生态的对话。纯净天地里,思绪一路涨涨停停,感叹大自然的随性恣意,感慨人类的智慧伟大,也感动着生命个体的承受力。当时只有一个感觉:老树,石头,清泉,怎一个凉快了得!雪中送炭,酷暑纳凉。最对的感觉是:不早不晚,正好遇见。正如那天,炎炎夏日,正好撞见没口峪那一地的清凉。相信这世间,有一些纯粹原生态的美好,会永远存在。(袖儿 摄影:太行风 本文有删减)

责任编辑:董源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