邯郸武安新闻>>武安民生关注>>

韩换书:从前你宠我,今后我养你!

2019-01-14 16:00:51 来源:新武安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今年44岁的韩换书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,每次见到她,她都满面笑容,乐呵呵地,笑起来眼睛像一弯月牙,让人很容易就被她的笑容感染。不交谈,你很难感受到十几年来她一个人承受的巨大的生活压力。

事情要从2004年说起。那一年,韩换书29岁,丈夫彭树斌30岁,儿子5岁。彭树斌是一名大车司机,平时在外务工,韩换书负责照顾家和儿子,夫妻和睦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夫妻俩也憧憬着该生个二胎了,兴奋地办了二胎准生证,幸福地期待着第二个孩子的来临。但那年农历三月初八,这些憧憬都戛然而止。

那一天,韩换书像往常一样,在家里照顾孩子,彭树斌吃完早饭,就开车到洪山村山上去上班了。但不久,有人匆忙向韩换书报信,彭树斌出事了。来不及多想,她赶紧跑到工地,才知道情况比她预料的严重,彭树斌已经昏迷。迅速地叫了救护车,送到市医院,经诊断为脑出血,且出血量较大,医生当场就下了病危通知书。韩换书无法接受这一切。那一刻,她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,她强忍着悲痛,要求医生一定尽全力救治。经过抢救,彭树斌转到了重症监护室。这一住,就是三个月。住院期间,医生不断地下发病危通知书,但韩换书每次都坚持救治。小家庭的积蓄早就难以支付昂贵的医疗费了,平时连去趟武安都要丈夫陪伴的韩换书,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,准备办二胎准生证的费用也退回来了。被韩换书的这种执着感动,洪山村所有彭姓人家都自发地帮她筹措医疗费。没有人告诉她大家都凑了多少,更没有人提还账的事情。每收到一笔医疗费,韩换书都要含泪致谢。即便如此,在市医院重症监护室待了三个月后,医生还是下了最后通牒,让他们出院回家。平时柔弱的韩换书,自彭树斌生病后,变得坚强了,她再次作出了一个让大家刮目相看的决定,转院到邯郸中心医院。家里人也再次支持了她的决定,七凑八凑,把彭树斌转到了邯郸。重症监护室一待,又是一个月,30多天又是十几万的开销,韩换书不想再拖累亲戚朋友和街坊邻里了,她毅然决然地把还是植物人状态的丈夫接回了家。

虽然在医院四个月期间,韩换书掌握了一些基本的护理常识,但真正一个人照顾一个浑身插满管子、还需要鼻饲的植物人,她还是经常手忙脚乱。已经失去知觉四个月的彭树斌,体重虽然轻了不少,但韩换书一个人搬弄他,还是常常力不从心。她也觉得累,也偷偷地哭过,但从未想过要放弃。她说:“我们虽然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但树斌对我特别好。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,他常开玩笑说,他有一个大女儿、一个小儿子。想到这些,我就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。”每天给丈夫擦洗、喂饭,不停地给他说话,讲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讲孩子,每天用针尖轻轻地碰触他的脚心。她始终坚信,她能用爱唤醒丈夫的记忆。

回到家半年后,有一天更换胃管,韩换书尝试着搬开丈夫的嘴巴喂药,虽然彭树斌牙关很紧,但他听懂了妻子的话,并努力地配合。药送进了丈夫的嘴里,但还没有来得及把手抽回来,丈夫却用牙齿咬住了妻子的手。韩换书说:“那一下咬得我的手生疼,但我哭着笑了。这是他向我传达的信号,他听懂了我的话。”于是,从那天起,她撤掉了丈夫的胃管,开始喂饭。最开始只能喂豆浆米粥等流食,为了增加营养,她想方设法让丈夫吃菜,因为家里困难,添置不起料理机等小家电,她就嚼碎了喂给丈夫。听人说按摩地仓穴可以增强病人的咀嚼能力,韩换书专门找医生咨询了地仓穴的位置,学习了按摩手法。在她的不懈努力下,半年后,丈夫不仅听懂了她的话,还能熟练地张嘴吃饭,也学会了咀嚼。爱和坚持,终于创造了奇迹!

看到彭树斌能进食了,韩换书决定外出打工贴补家用。她是个内向的人,婚后自己从未单独出行,就连回娘家都要彭树斌陪着,一直被丈夫像孩子一样宠着的她,坚强地走出了家门,打起了零工。牵挂着一家老小,不敢走太远。第一次打工回家,她第一个动作就是趴到丈夫床边,告诉丈夫她回家了。听懂的彭树斌,睁开了眼睛,流下了眼泪,还发出呜呜的哭声,就像一个许久不见妈妈的孩子,急于撒娇。韩换书抱着丈夫哭了。她说:“想我了吧,还是媳妇在家好吧。”彭树斌哭得更厉害了,夫妇俩抱着哭成了一团。从此,韩换书再也没有出过远门,就在洪山村附近找些零工贴补家用。

在韩换书的精心照料下,彭树斌的情况一天天好转。她坚持每天拿着家里的相册,反复让丈夫看夫妻俩为数不多的合影,讲他们第一次约会去的西岭湖公园,让他看那时候在公园拍的照片,告诉他公园现在变化很大。她说:“当年你带我去公园,等你醒来,我带你去公园。”听懂的彭树斌,用呜呜的声音回应着妻子的话。韩换书说:“我以前跟人说个话都会脸红,这十几年在家里照顾他,每天给他说话,我也不内向了。邻居们原来听到我一个人在家说话,还感到奇怪,现在大家习惯了,也理解了。”

十四年来,照顾丈夫彭树斌是韩换书每天的日常。每顿饭喂下去,都要将近一个小时。每次她都小心翼翼地捧着丈夫的脑袋,轻轻地呼唤着丈夫的名字,告诉他要吃饭了,彭树斌也能用嘴角一咧来回应妻子了。小心地舀起一勺饭,轻轻地吹吹,像喂孩子一样地说:“啊......张嘴......”

十几年的日子,就在这样的悉心照顾下,细水长流地过着。而韩换书,也由一位柔弱的女子,蜕变为了一位坚强的妻子和母亲。为了尽量给丈夫创造好的生活环境,她在院子里、屋里的窗台上,种满了花花草草。她说“看到这些花,我就觉得每天有新的希望。”在床上已经躺了十四年的彭树斌,从没有生过褥疮。被子从来都是干干净净、软软乎乎,就连擦嘴用的毛巾,虽然用了很久,但依然十分干净。他们的家里,丝毫异味都没有。韩换书半开玩笑地说:“等他好了,我就去医院做护工,我现在比专业的护工还要专业。”

在洪山村,只要提起韩换书,邻居们都会由衷地竖起大拇指,并由衷地赞叹道:“少见的好人啊!”问起韩换书是什么力量让她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,当初尚不满三十岁的她,为什么没有选择离开,她总是朴实地说:“从认识那天起,树斌就对我特别好,结婚后就更别提了,把我当女儿宠着。我就是觉得不能走,走了对不起他。再说,扔下一家老小,日子就更没法过了。”这一坚持,十四年过去了。也许,还会更久……

2015年,彭树斌一家被列为建档立卡户,镇村对他们一家给予了更多的关注。韩换书笑着说:“现在政策这么好,党和政府对咱这么关心,生活保障没有问题,孩子也大了,树斌也逐渐好转,我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信心!”(刘志英)

责任编辑:董源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
相关新闻
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